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/ 全部文章 / 正文

k906时光里的寂静深处-一隅之安

时间:2019年03月21日 | 作者 : admin | 分类 : 全部文章 | 浏览: 46次

时光里的寂静深处-一隅之安
阅读请配乐。
2月14日那天回家的路上,我跟龙哥聊天说到越长大越没有年味,奔波于各种拜年也是疲惫。我承认,我不该口是心非。
我带了满满一大个行李箱回家任光晞,事先也把要看的书和喜欢的风筝寄回了家,想着我回去可以见爷爷奶奶外婆,大概会跟荟子和凉亭聊天到深夜,k906会抱着我可爱的干女儿逗她玩,会跟许久不见的朋友们谈笑抬杠,会跟在爸爸身旁学做糖醋排骨……甚至还在纠结我情人节那天晚上要不要和"万安一霸"们去卖花,春节期间哪天要穿哪套衣服我都想好了。尽管我嘴硬,却对过年有这么多期待。
只是当我回到家,却发现爷爷住在医院里,病的很重。爸爸在高速路口接到我后就直接赶回医院了,神情不对。爸爸的性格是事情都喜欢自己承担,不让别人担心,所以之前并未把爷爷病重的消息告诉我。前几日跟妈妈电话,妈妈也只说爷爷感冒了陈玉茹,在医院打针。
我那时以为,那只是一场再普通不过的感冒。或许,所有人都这样以为。
我不是爷爷奶奶带大的,但是从小的寒暑假都是回爷爷奶奶家玩。爷爷年轻的时候很帅,长得有些像孙中山。他眉眼透着英气,却不苟言笑,对孩子们有着严格的要求。小时候任性调皮的我总是在做了坏事后被爷爷追着跑,妹妹也畏惧爷爷,但总是被我唆使跟我一起做坏事。记忆里有一个很深刻的画面:我和妹妹一边跑一边回头看,爷爷追了好长一段终于放弃,但停在那里骂骂咧咧。爷爷没有一次追到过我们,但其实我小时候跑步很差劲一门三父子,一般全班倒几。我想爷爷不是真的追不上我。
大概上初中以后,我变乖一点,至少不会那么容易惹他生气,但还是知道自己做错事会有惩罚。也是一年过年,状况层出不穷的我又不小心把碗打掉了谭天澄,当时整个空间都安静了。我愣住了,只小心翼翼地看着爷爷。爷爷嘴巴动了几下,说:"拿过一个吧。"大家才从静止状态抽离,纷纷说:"没事,碎碎平安,岁岁平安。"爷爷好像变温柔了,还是我长大了一些爷爷不敢骂我了?
再后来,爷爷对我越来越宽容,我也越来越少闯祸了,虽然我依然粗心大意hp感知世界。
弟弟和堂弟是爷爷奶奶带大的,从半岁开始给他们冲奶粉,每天给他们一人蒸一个土鸡蛋,到后来的送他们上幼儿园,接他们放学,看他们把奖状领回来。那时以为爷爷奶奶不会老,身体会一直这么硬朗,两个弟弟调皮爷爷也会这么一直追着他们跑。
直到前几年,不记得是五年前还是四年前,爷爷可能是在骑电动车去接堂弟放学的路上,摔倒了。
时间在这里拨开我们自己营造的迷雾,让我们清晰地看到岁月并不宽宏的印记。
自那一摔,爷爷大多数时候都是在床上躺着了。我才知道爷爷原来身体并不好,他有糖尿病,肾积水,摔了之后又有了老年痴呆和脑梗塞。任谁再调皮他都不能矫健地追着打了。
因为爷爷生病了,奶奶为了不让不耽误孩子们的生活,这几年都自己一力承担照顾爷爷的工作,只有在爷爷出什么大状况了才叫爸爸叔叔姑姑他们帮忙。爷爷就这样看似稳定地生活着,一年又一年,他的右手变形得越来越厉害。他时而清醒,时而糊涂,却越来越像个小孩子久保龙彦,想要什么会直说。他不愿意多活动,家人总是希望可以扶他出来晒晒太阳,但后来他觉得活动越来越艰难,他就越来越不愿意了王天宝下苏州。他白天总是睡觉,晚上却很精神,爱闹腾,林艾为奶奶却因此一直睡不好。有一次夜里实在闹得厉害了,奶奶坐在床上抹眼泪,絮絮叨叨地说:"以前你说结婚后会让我去工作的,可是结婚后孩子生了一个又一个,你月月领工资,却再也没让我去做自己想做的工作。现在老了,你怎么还要折腾我呢,孩子们也有孩子们的事呀,他们哪能天天在家呢。"
在这几年里,我清楚地看见苍老的力量,爷爷堆满皱纹和色斑的脸庞里,能够记住的只有那双眼睛。疾病把他变得骨瘦如柴,每次我回家,在他床前叫他一声,他转向我,从喉咙里低低地吐出一声:"诶,回来了?"我开始无比想念那个追着我打的身影。
然而那场感冒,让家人重新把他送进医院暴力和亲指南。以为像这几年里他患过的小病一样,只要打针吃药就会好。可是在医院的第几天后,他开始吃不下任何东西了。我回到家赶去医院见到他的时候,他的心率还未稳定下来,眼神涣散,打着针的他一个劲的挣扎,变形的右手一下又一下地往墙上撞,直到接了氧气罩,他才安静下来下来。这样狼狈而窘迫,以他的骄傲,一定很不喜欢自己这个样子南辕北辙造句。
晚上我和奶奶回去后熊家婕,爸爸叔叔姑姑们还在医院。我们想,至少还能一起过个年吧。
可是晚上9点后,爷爷又不太好了。爸爸打电话来叫大姑和婶婶妹妹先回奶奶家,收拾一下爷爷房间。大姑叫奶奶一起回去冷冰心,在送他们上车后,我忽然觉得很害怕,于是一个人穿着不合脚的鞋在浓厚的夜色里跑得去医院看爷爷。我再也不愿意穿不合脚的鞋了,跑起来太耽误事了,脚又疼。
再次到了医院,爷爷在抢救室里,眼神依旧涣散,呼吸特别不稳定,体温也很低。经过抢救后,呼吸和脉搏稳定了下来,大家都松了一口气。爸爸看很晚了,叫我先回去。我在心底默默祈祷,我的幸运神多保护爷爷一些。
只是在近11点,我又接到爸爸的电话。爷爷终究还是没能撑住,他永远地离开了。
明明是情人节,虽然我还没有情人,但怎么就变成了分离日呢。
朋友在微信上陪伴我安慰我,我没有奶奶和爸爸那么深切的悲伤,却也觉得天大概会暗很长一阵子吧。
爷爷今年虚岁81了戴呐。大家都说,年纪这么大了,离开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。知道的艾泽拉斯之怒,如果用来安慰我自己,我能找出一千种方法。可我并不想安慰自己,觉得对于一个人的离开,我们不能太若无其事。或许对爷爷来说,离开也是一种解脱,但有人因为他离开而难受柯利明,至少证明他是被爱着的。
于是,这个新年显得很寂静,爷爷被送去了殡仪馆。我给爷爷准备的红包还没能送到他手里,我们大家通通回到奶奶家过年,依照习俗 没有春联,没有爆竹,春节谢绝一切 来访也不拜年,除夕也不用给任何人发祝福。
奶奶依然难过地吃不下饭,眼皮堆积的褶皱把她的眼泪压向心底。她只是一次又一次地跟我说:"我知道他终究会离开天控者,只是怎么会这么快星尘深处。那天他忽然跟我说:‘友珍啊,你不要怕,我给你存了一笔钱,你有钱花的。’可我怎么是怕没有钱花呢??????"
稚子无忧,却也有疑瓦鲁耶夫。四岁的孩子跑到爷爷房间,发现床上空无一人,去奶奶跟前问道:"爷爷怎么没回来?他去哪了?"
爸爸一瞬老了很多,眼眶红着。而我抛却了我那一箱子里的亮色衣物,穿起了素净的黑白配。
悲伤有尽头,我知道,交给时间就好。过去那一年,真的很长,长得让我觉得自己已经跨越一整个世纪。种种小情绪,在死亡的面前,都显得卑微而渺小。
生者为过客,死者为归人。一切自有命数,我们在时光的寂静深处终结旧年,燃尽前尘,将一切归于0??后,会重新出发,去爱世界。
谢谢自始自终陪伴在我身边的朋友们,我不开心了陪我说话,因为有你们雪之梦钢琴谱,我才觉得不孤单。新的一年,祝我们所有人快乐,祝我更爱你们 ??

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“”的文章

文章归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