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/ 全部文章 / 正文

keyence日本著名AV女优挑战史上最长38厘米黑人男子,称感觉欲生欲死....-小故事与她

时间:2018年12月21日 | 作者 : admin | 分类 : 全部文章 | 浏览: 24次

日本著名AV女优挑战史上最长38厘米黑人男子,称感觉欲生欲死....-小故事与她

我叫林小北,11岁那年出了场车祸,导致变成了瞎子。在我22岁那年出现了转机,城里的某个富商出资搞了一个“光明行动”,我很幸运的被列入了行动的名单内,因为我不是先天性失明,而是车祸后导致的视神经损坏,所以动了手术后,我的视力就回来了。
对我而言能够重获光明,等于是重生了一次。
我家在偏远的西北,那里面朝黄土,背靠山,人均收入不到两百块钱,父亲母亲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,没什么文化,为了能让我有口饭吃,就找了城里开推拿店的曼丽姐,恳求她收留我,跟着她学推拿,那时候我还是瞎子,对于一个瞎子而言,推拿是最好的出路。
曼丽姐很快就答复了我父母,说愿意收留我,给我一口饭吃。可曼丽姐不知道我参加了这个“光明行动”,而且还收获了光明。
父亲抽着旱烟对我说“就算能看见了,留在这穷窝窝里,一辈子也只能和黄土打交道,不如到城里学门手艺,日后能混出个人样。”
我说我现在看得见了,曼丽姐还愿意收留我吗?
曼丽姐,全名叫赵曼丽,她家以前就住我家边上,我们可以说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,后来她家发生了变故,她父亲生病死了,她母亲跟着别的男人跑了,不过那时候赵曼丽已经16岁了,母亲跑了就跑了呗,坚强的她去了城里闯荡,多年后她回村子来看过我们一家,并留了个电话,一直以来,她都把我当弟弟一般看待。
不过终究不是亲弟弟,之所以肯答应收留我,也是看在我是瞎子的份上。
“你就不能先装瞎子,把手艺学到手。”父亲敲击着旱烟管子,给我出了主意。
就这样,我戴着那副跟了我十几年的黑色墨镜,拄着一根讨饭棍,背着行囊一敲一敲的踏上了去城里的火车。
出了火车站,远远的就看见一个性感妖娆的女人,火车出站口翘首顾盼,这个女人身上穿了一件白色的修身衬衣,丰满的山峰高高隆起,下身穿了一条露腿牛仔裤,丰润浑圆的大腿一览无遗。
凭着儿时的记忆,我认出了这个女人就是我年芳26岁的曼丽姐。
我刚想开口叫她,但是打住了,这一叫不等于露陷了。
我慢慢的敲打讨饭棍走过去,曼丽姐很快发现了我,在人群中我这模样想不被发现都难。
“小北!”曼丽姐招呼我,我假装侧耳倾听,慢慢靠近曼丽姐,到了曼丽姐身边,鼻子嗅了嗅,这些瞎子的小动作,已经深入骨髓。
“是曼丽姐吗?谢谢你来接我!”我露出一个开心的笑容。
“走,回家去。这鬼天气太热了。”曼丽姐手一甩一甩的扇风,汗水打湿了衬衣,露出里面黑色的罩罩。
曼丽姐一把抓过我的手,搀扶我,一瞬间,我就接触到了曼丽姐丰满的山丘富贵军团,仿佛触电一般,全身激动起来。
“怎么了?”曼丽姐发现我手很僵硬,“是中暑了吗?怎么额头那么多汗水?”
曼丽姐从口袋里掏出一块纸巾给我擦汗,但才擦了一下,曼丽姐的脸就红了,我定睛一看,这哪是纸巾,在纸巾的前面应该加个“卫”字,凭着11岁之前的记忆,我还是有这点常识的,曼丽姐迅速的收起了自己的姨妈巾。
“走吧!”曼丽姐尴尬了一下,就继续搀扶我出火车站口,出了出了火车站曼丽姐打了车,我们就一路到了曼丽姐的家。
曼丽姐的家有100来个平方,典型的三室两厅。
“你就住这间房间吧!”曼丽姐领我进了一间房间。
“谢谢曼丽姐。”
放下行囊后,曼丽姐领着我摸索了一遍整个房间,主卧、卫生间、厨房、客厅,然后打开第三间房间,里面摆放了一张按摩床,白色的床单、白色的枕头,边上有几瓶不知名的油。
“这一间是工作室,我的店面在装修,暂时在家里接待客人。”曼丽姐跟我解释。
话音刚落,曼丽姐的手机就响起了,从曼丽姐的口吻听出对方是个男的,而且和曼丽姐很亲近。
“等下我男朋友要和我们一起吃饭,你介意吗?”曼丽姐问我。
“当然不介意了,这是你家,你能收留我,我都感激不尽了。”
“嘴巴倒是蛮甜的,模样也挺俊的,真是老天不开眼,让你成了盲人。”曼丽姐为我惋惜。
“都是命中注定的!”我假装失落。
“换件衣服去买菜。”曼丽姐自言自语的说,边说边开始脱衣服了,这一下我惊呆了,我想转过身子,但是又怕曼丽姐看出我这个避嫌的动作,而且我的眼睛也离不开曼丽姐的身体。
很快地上就是一堆衣服,曼丽姐玲珑有致的身材暴露在我眼前,那雄伟壮观的玉女峰,平坦的小腹,曲径通幽的密林,看的我热血沸腾。
直到曼丽姐抱起衣服去卫生间,我还没有从沸腾中缓过劲来。
曼丽姐换了衣服后,就去买菜了。
夕阳西下,曼丽姐已经做好了一桌子的美食,有肉、有螃蟹、有鱼虾,这些美食在老家的时候,只能过年过节才吃的到。
曼丽姐的男朋友很快也来了,是一个20多岁的帅哥,名叫刘强。
“刘强这是我表弟!”曼丽姐为了不引起误会,就和我说,在外人面前我们的关系是表姐和表弟。
刘强没有想到我会出现,脸上有诧异的表情,他用手在我眼前晃荡了几下,压低声音对曼丽姐说:“他是瞎子啊?”
“别瞎子瞎子的,知道还有盲人这个词汇吗?”
“没关系的曼丽姐,反正盲人和瞎子都一样。”我插嘴道。
而后我们三个人就开始吃饭,曼丽姐一个劲的给我夹菜,使我感受到了温暖。
在吃饭的时候,刘强时不时的和我调侃几句,给我感觉很亲切。
曼丽姐开了一瓶红酒,这是我第一次喝红酒。
“这酒可比老家的烧酒好喝多了。”我赞叹道,原来世界上还有那么好喝的酒。
“哈哈哈,好喝你就多喝一点!”刘强给我斟酒。
“你别灌醉了他!”曼丽姐说道。
“一个大男人,喝点红酒能醉吗,是吧,小北!”
“曼丽姐你放心,我酒量可以。”我说道。
“曼丽,醋不够了,你去厨房再倒一点。”刘强对曼丽姐说。
曼丽姐端着碗就往厨房走,这个时候刘强迅速的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纸包,打开纸包,里面是白色的粉末,刘强将粉末往曼丽姐的红酒里倒,完了后用筷子捣了几下。
“小北,你从来没有喝过红酒,今天就多喝一点。”说着刘强抓过我的酒杯也往里面倒入了粉末,然后用筷子捣匀。
我差点脱口而出,问刘强这粉末是什么,但要问出口了,不就暴露了吗,我心里疑惑,这粉末是什么呢?难道是喝红酒勾兑的药剂、补品?在老家的时候,有些人喝酒喜欢往里面放生鸡蛋、大蒜什么的。
曼丽姐很快就端来了醋。
“今天是小北来城里的第一天,我预祝他学技有成,来我们一起举杯!”刘强举起杯子,我和曼丽姐也举起了杯子。
“当!”三只杯子碰撞的时候,我突然想起一段有声,瞎子的唯一娱乐就是听有声,中的情节讲的是女主为了报仇,用毒酒毒死了仇人,其中提到关键词“白色粉末”。
想到这情节,一个大大的问好袭上心头——为什么刘强要等曼丽姐不在的时候,才倒入粉末呢,那个粉末如果是补药,大可不必这样啊。
“小北,怎么不喝?”刘强问我飞天狐狸。
我眉头一皱,就将杯子放到了嘴边,假装喝了一口。
“恩,吃菜吃菜!”刘强招呼我。
我看了一眼曼丽姐,她已经将红酒喝了下去,我感觉不妙,但也不确定这白色的粉末到底是什么,而且我是假装瞎子,无法道破。
刘强时不时的敬我酒,我就喝一口然后吐在餐巾纸上,或者趁着他和曼丽姐聊天之际,吐在碗里,然后勺几瓢汤掩盖掉,就这样一杯红酒就被我全部喝进吐掉了。
大约过了10分钟后,曼丽姐开始说犯瞌睡,然后人就趴在了餐桌上,刘强一把抱起她进了卧室,出来的时候刘强一脸疑惑的看我。
“小北,你不困吗?”刘强这话说出的时候,我就明白了,这白色粉末是安眠药。
“困啊,只是现在还早,我强撑着。”我假装打了哈欠。
“别强撑了,进去睡一觉。”刘强眯着狡诈的眼神,面无表情的说道。
“恩,好的!”我慢慢起身,假装摸索着进了房间。
不多时,就听到刘强在外面打电话。
“豹哥,搞定了,你们赶紧上来吧!”刘强在给外面发信息。
我预感有事情要发生,但是却不知道现在的我该怎么办?
很快就响起了敲门声。
刘强开门,我悄悄朝客厅看去,有三个男人进了客厅。
“豹哥,人在卧室。”刘强对一个光头男子说道。
“恩,干的不错,咦?怎么有三个杯子,还有谁在?”豹哥警惕性很高。
“哦,是曼丽的表弟,今天刚从乡下来投奔她的。”刘强解释。
“也药翻了吗?”豹哥问道。
“放心吧,都喝了安眠药,没个把小时醒不来。”刘强腆着笑脸说道。
豹哥不放心,进来看我,我赶紧躺回床上,闭上眼睛,假装发出轻微的鼾声。
“恩,干的好,我们和曼丽爽过后,你欠我们的一万块钱,就算两清了。”豹哥说道。
“谢谢豹哥,你们只管发泄,完事后,我衣服脱光往她身边一躺,她就不会怀疑了。”刘强无耻的说道。
“你小子够毒的啊,为了还赌债,连自己的女人都能卖。”
“豹哥,曼丽就是个公交车,不知道被多少男人干过了,你能看上她,是她的福气。”刘强污蔑曼丽姐,我听的愤懑起来。
“哈哈哈……行,那咱去看看睡美人。”豹哥走出我的房间,朝着曼丽姐的卧室走去。
怎么办?我紧张的额头冒汗。
进门的三个都是那种粗胳膊大肌肉的男人,铁链子加纹身,一看面相就知道不是善茬,加上刘强就是四个人,我就算现在起来救曼丽姐,也不是他们的对手,有心无力。
“我去,这身材真让人流口水啊。”豹哥已经在曼丽姐的卧室里了。
我的心脏猛烈的跳动着,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。
怎么办?怎么办?
我绞尽脑汁得出的最后方案,就是报警。想到这里,我赶紧朝客厅看去,他们四个人都进了曼丽姐的卧室。
我摸出手机,偷偷摸摸的拨通了110。
这个时候隔壁传来了哈哈大笑的声音,有些模糊,不过也已说明房间的隔音效果还是挺好。
我压低了自己的声音,谎称是对面那幢楼的住户,“我要报警,我看到我家对面的女住户被一个男的弄晕了抱到了卧室,然后又进来了三个男人,他们都进了卧室,看来像是入室抢劫,请你们过去调查一下。她的地址是亲亲家园1幢2单元402室。”在我还是瞎子的时候,记忆全靠听,曼丽姐在吃饭的时候跟我说过这里的地址,所以我就记下来了。
警局离这里就三公里,但也要时间啊,是等警察来了,曼丽姐早被糟蹋了!
我从小就被人夸机灵,这个时候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也很多豪门世婚,我躺在了床上,壮着胆子大声喊道,“给我别动!”
叫完后,我侧耳倾听,曼丽姐的卧室内立马静悄悄的,然后我感到有轻微的脚步声朝着我这个方向走来。
我闭着眼睛假装睡觉,我努力调整自己的呼吸,发出一点点鼾声,然后突然又嘀咕了一句,“再来两杯,没醉……”
我能感觉到几双犀利的眼神在看我,一直在看我,而且我能感觉到有人俯下身子看我脸。我内心紧张的不得了。
“草,吃了安眠药还能讲梦话,做梦喝酒呢!”
我听到刘强怒骂声,恼火的豹哥直接甩了他一巴掌,质问道,刘强急忙解释了我的身份。
“豹哥没事,他不仅是个瞎子,还吃了安眠药,您管自己爽!”刘强不敢反抗,反而捂着脸无比猥琐笑道。
“爽个屁啊,一下子给吓软了。”
“那您再酝酿酝酿。”
“晦气!”豹哥狠狠瞪了刘强一眼,转身走了出去。
可能豹哥真的被我下软了,过去之后好半响都没动静,就在豹哥惊喜的说来感觉了,楼下突然响起了警车的声音。
豹哥他们也听到了警车的声音,刚来的感觉立刻软了下去,忍不住怒吼一声。
“豹哥,警察来了,我们上次的案子还没消……”
豹哥甩了那黄毛一巴掌,怒火道:“老子知道!妈的,下次再来,刘强这次没完!”
三人风风火火的离去了,留下一脸懵逼的刘强被警察盘问了一顿后,也恼火的摔门离去。
等到所有人都离开,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,真是有惊无险啊,还好我从小喜欢听评书,足智多谋!
不过我心里有些难过,曼丽姐竟然一直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,如果今天不是我在,她还不知道要面临怎么样的羞辱。
想到这里,第一次觉得假瞎子这个身份还不错,以前还觉得欺骗曼丽姐心里愧疚,现在看来假瞎子能看到更多正常人看不到的阴暗,能更好的保护曼丽姐。
我急忙起身走进曼丽姐的卧室,可当看到躺在床上的曼丽姐后,我懵住了,忍不住瞪大了眼睛!
曼丽姐静静躺在床上,床的边缘,是曼丽姐的贴身罩罩和性感丝袜……而床上,一张毛毯盖着曼丽姐,但那毛毯仅仅只盖住曼丽姐的胸口,下面却完全暴露在我面前!!
薄薄的毛毯之下,曼丽姐妖娆的胴体若隐若现,手中握着那条红色的丁字裤,我全身躁动起来,我感到喉咙发痒,心跳加速,思想进行着激烈的斗争……
最终我的手还是伸了过去,我抓住了毛毯的一角,慢慢地慢慢地掀开毛毯,每掀开一点,就窥探到曼丽姐凝脂般的肌肤,性感的锁骨、隆起的半胸……我激动的全身发颤,再拉下去一点,就是整个山峰了。
就在我要掀开整个山峰的时候,我的手停住了。
要是我这样做了,那和刘强豹哥他们不是一样卑鄙无耻了吗。
我放下了丁字裤,把毛毯重新盖了回去。
曼丽姐一脸祥和的睡着,宛如蔷薇丛中的睡美人,我伸手将她额前的几缕乱发理了一下。
我去客厅收拾了残羹剩饭,寻思着刚才的事情,刘强显然是一个人渣,曼丽姐怎么会找这样的人做男朋友?
我觉得这个事情有必要告诉曼丽姐,但是同时我又怕我的话曼丽姐不相信,毕竟刘强是她男朋友,而我只是一个乡下来的瞎子而已,说看到刘强下药,这根本就是无稽之谈。
在我想着该怎么让曼丽姐认清刘强的真面目的时候,曼丽姐从房间里出来了,已经是穿好了衣服,她表情晕乎乎的,估计安眠药的效果还没有完全过去错嫁王妃。
她问了我刘强人去哪里了,我说他有事情先回去了。
曼丽姐点点头,坐在沙发上,开口问我,“小北,你觉得刘强人咋样?是不是很帅,而且很成熟?”
我被她问的有些纠结和心痛,“也就一般般吧。”
曼丽姐有些不乐意了,“刘强可是个好男人,你别看他说你瞎,其实就是耿直,没啥坏心眼。”
我闻言更是语塞了,看来曼丽姐中了刘强的毒不轻啊,竟然把一个人渣形容的这么好,这让我也不敢告诉她事情的真相了。
因为即使说出来,曼丽姐也绝对不会相信我的话……
晚上的时候,曼丽姐带我去买了几件像样的衣服,然后给了我两千块钱,说这是暂时预支给我的工资,等我赚钱了要还给她。
其实我知道曼丽姐根本不是在意钱的女人,说这话也完全是在照顾我作为一个男人的自尊。
她并没有把我当成一个没用的瞎子……
我的心里对曼丽姐罗那尔多,开始有一种朦胧的好感,不是因为她从小住在我家隔壁,也不是因为她貌美如花,而是因为她的知性,懂事。
所以我心里暗自下决定,我一定要想办法拆散她和刘强,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刘强毁了曼丽姐!
之后的几天刘强没有来找过曼丽姐。
因为我是瞎子,曼丽姐在家里从不避讳我,她总是喜欢穿着各种吊带蕾.丝睡裙在家里走来走去,睡裙的裙摆只能遮住大腿根,一走便会春光一片……
有一次我坐在客厅听有声,这个破旧的收音机还是我从老家带来的,这个时候曼丽姐回来后,就在阳台边收了洗过的睡裙,拉上窗帘直接换了起来,阳台是连着客厅的,所以当曼丽姐开始换衣服的时候,我忍不住看了几眼,曼丽姐回头一看,注意到了我的目光。她悄悄走了过来,我脸上波澜不惊,但是内心却潮起云涌。
曼丽姐蹲在我面前,窥探我,我仍旧侧耳听着有声,尽量表现的平淡。
曼丽姐拿出手在我眼前挥动了几下,这种小把戏怎能动摇我,我眼睛都没有眨一下。
曼丽姐见我没有反应,就站起来,转身走,走了没几步,突然回身掀起自己的裙摆,露出了里面白色的小内内情迷苗寨。
我手抽动了一下,差点将收音机跌落,好在曼丽姐没有注意到keyence。
“盲人真可怜,以后娶个老婆都不知道美丑。”曼丽姐自言自语的走开了。
我心里在窃笑,若是你知道我现在已经能看得见了,你估计得杀了我吧?
除了这些以外,曼丽姐还有一个习惯,就是上厕所不关门!
因为刺激太强,晚上梦里腾云驾雾,早晨醒来内裤一塌糊涂,脱下来拿着去卫生间洗干净,可是才刚到卫生间门口,就发现曼丽姐正拿着手机坐在马桶上……
那是一种极度的尴尬,我想退出去,但是曼丽姐直愣愣的看着我,这一退不就等于露陷了吗。
而且曼丽姐也不吭气,就这么看着我,没有办法我只能硬着头皮进去,我要假装看不到她的人,假装洗脸刷牙……
曼丽姐的黑色蕾.丝内裤褪在脚踝处,两条丰满圆润的大腿一览无遗,两腿间更是春光无限好……我一步一步走过去,而后转身,转身后,我感到自己的下身顶住了洗浴盆。
娘的,晚上释放了那么多,早晨竟然还能挺立,我这精力得有多旺盛啊,而且在看到曼丽姐白皙的大腿后,这反应更加激烈了,我甚至能感觉到曼丽姐的视线聚焦在我的那个地方。
硬着头皮洗刷完,然后旁若无人的拿出盆把内裤用水泡起来,我没有勇气当着曼丽姐的面洗,就灰溜溜的走出了卫生间。
等到了曼丽姐出来之后,她有些逗趣的问我,“小北,晚上是不是做什么好梦了啊?”
我假装不知所问的啊了一声,曼丽姐嫣然一笑没有纠结这个话题上,和我说下一次衣服都可以用洗衣机洗,比手搓的要干净,我点头说我知道了。
可是我心里翻江倒海,曼丽姐怎么知道我昨晚做了好梦?难道她把我内裤从水里拿出来闻了?我顿时脸红心跳。
门面装修,曼丽姐不定时的要去店里监工,每次回来都换好睡裙,趴在沙发上累的让人心疼。
“小北,我腿好酸啊,给我揉揉。”曼丽姐呼唤我。
我点点头,坐了过去,一看,曼丽姐雪白的大腿横亘在我眼前,我咽咽口水,半蹲在地板上,曼丽姐的腿型很好看,修长丰腴,肌肤如凝脂一般,美的让人窒息。
我长这么大还没和姑娘有过啥肢体接触,这突如其来的幸福让我有些激动。
“别愣着了,快点帮我揉揉。”曼丽姐用脚踩了踩我的胳膊,提醒我。
我如梦初醒,然后手按在曼丽姐的腿上,她的脚特别的有弹性,我不敢捏的太重,轻轻的揉.捏,可能是由于过于紧张吧,甚至感觉手里有电流一样,酥酥麻麻的织金民生在线,让我很舒服。
曼丽姐闭着眼睛,显然也是非常舒服,“往上去一点……”
我的手就往曼丽姐的大腿上面移去,曼丽姐把腿分开了一点,便于我按摩,这一分开,裙下风光一览无余……
“再往上一点,大腿内侧有一个穴位叫三天穴,按这里可以消除疲劳。”曼丽姐说着拉着我的手按在了她的大腿内侧上。
我血脉膨胀,这曼丽姐还真的是肆无忌惮,我此时的手距离敏感部位不过几厘米,我这要是兽性大发,她这小身子可反抗不了。
“恩啊!”曼丽姐嘤咛了一声。
我忙问:“按痛了吗?”
“不。很舒服,小北,你很有按摩的天分。”曼丽姐的脸色潮红,语气很怪异,呼吸变得不稳起来。
我看到曼丽姐闭着眼睛,死咬着牙齿一副备受折磨的样子,我不敢继续按下去了,索性就停了下来。
可是突然曼丽姐喊道,“不要停!”
我吓了一跳,立刻继续在三天穴附近揉.捏,同时强烈的刺激让我直不起腰,手上酥酥麻麻的,我真的怕自己会出丑。
曼丽姐没有注意到我的尴尬,而是闭着眼睛,满头大汗,然后嘴里喊道,“快一点……”
“啥?”我没反应过来。
“说错了……重一点……”曼丽姐说话有些语无伦次了,随即也不再压抑自己,娇喘着叫了出来,“快……”
我看着这样的曼丽姐,也顾不得其他了,手上动作频率加快。
然后还没有按一分钟,曼丽姐突然坐起了身子,然后双手抓着我的手,力气很大,不让我再动弹了,浑身不停抽搐,脸上满是潮红……
而我看着她的裙底,本来白色的内内此时已经一塌糊涂,湿的和水洗的一样,一股咸湿味飘散出来……
我虽然瞎了很多年,但是此时曼丽姐在做什么我肯定懂,只是我想到想到,她竟然这么大胆,在我的面前就直接潮了。
她松开我的手,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,尴尬的说道,“小北,你真的是按摩的天才,刚才被你弄得真舒服,所以声音有些奇怪,你别介意。”
我摇摇头妖娆殿下,“姐你舒服就行。”
曼丽姐笑了一下,然后走进卫生间里,相比下面泛滥成那样,肯定要好好洗洗。
可是我下面还杵着一根金箍棒,憋得我难受,寻思着去房间里自己弄弄,可是还没等我回房间,就听到卫生间里的曼丽姐喊道,“小北,进来帮帮我……”
我闻言顿时头皮发麻,心里扑通扑通的直跳,因为透过玻璃门可以看到,曼丽姐已经脱光了衣服,妙曼的身材在淋浴下冲洗,她这个时候喊我进去帮她?
我的理智在曼丽姐的不断挑.逗下,趋于奔溃,然后走进了浴室里……
我热血一涌,人就推开浴室的门,走了进去。
入眼就是曼丽姐被温水包裹的妙曼身姿……
我有些迷离,心里痒痒的慌,我若是还是个瞎子,那我也不用这么纠结了,可是我能看得见,对眼前春色一览无余。
“小北,刚才在沙发上躺的手麻了,帮我擦下后背。”曼丽姐回头看了我一眼,然后递过来一个毛巾。
我下意识的伸手去接住,可是眼睛在她胸前,根本挪不开。
她看我傻傻的站着,还以为我眼瞎摸不到路,竟然光着身子走过来,拉着我的手贴在她背上,让我帮忙擦一下。
我的手在曼丽姐光滑的背上游走,手掌里就和通电了一样,酥酥麻麻,可能是特别的紧张,我用毛巾擦得很小心。
可是曼丽姐又轻轻的喘起来了,她让我停下来,然后笑道,“你这个小家伙,手上到底有什么东西?为什么被你擦个背也这么舒服。”
“额……没有吧。”我咽了口水,掩饰自己的下流。
“别谦虚,这就是天赋,明天带你去店里好好系统的学学,日后肯定是店里的摇钱树。”
我没有说话,手一个劲的在曼丽姐的背部摸,我已经不是在擦背了,这完全就是在占便宜。
曼丽姐也没有生气,笑着说道,“别摸了,再折腾我就受不了了,明天带你去店里,你可得给我好好学。”
我停下了手里的动作,当天晚上我又做了梦,梦见在曼丽姐骑在我身上,扬鞭快马……
第二天一大早,我才起床,刘强就跑了过来,找曼丽姐说自己妈妈生病了,需要手术开刀,需要一大笔钱,自己垫了很多下去了,还差两万块救命,找曼丽姐拿点钱出来。
曼丽姐的脸色并不好看,她犹豫一下,对刘强说道,“我这边最近门面装修,手里几十号人也都在等着我发工资,所以能拿出来的钱真的不多,再说上次我不是给过你两万吗?”
刘强脸色也是难看,“上次的钱刚好付要钱,这次是开刀的钱,真的是救命钱啊,曼丽我知道我平时对你关心不够,但是你要相信,我始终是喜欢你的,等我妈病好了后,我就带你领证结婚。”
我在一边没有作声,其实我心里明白,这两万块钱哪里是什么救命钱,不是去还赌债,就是去赌博了。我现在对刘强这个人渣没有一丁点的信任。
但是我又能怎么办,曼丽姐现在确实没那么多钱,但是她深爱着这个男人,所以她才纠结,我若是此时把事情挑破,根本没有任何意义。
我能看得出来,曼丽姐对刘强特别的信任,所以我在一边保持沉默。
在刘强的糖衣炮弹的轰炸下,曼丽姐终于是受不了刘强的甜言蜜语,叹了一口气说道,水谷雅子“我现在手头就一万现金,等下个星期门店开张,到月中的时候营业款再给你打一万块,可以吗?”
刘强一脸委屈,不过最终还是点点头,拿了曼丽姐的一万块钱。
我在一边看着全过程,恨得牙痒痒,但是没有任何办法,看着曼丽姐还一脸愧疚的表情,我就知道,事情真的很糟糕,但是我没法插手。
刘强突然意味深长看了我一眼,然后说道:“最近我家里事情多,你可别和其他男人瞎搞哦。”
“瞎搞”二字含义深刻,我一听就明白,这是冲着我说呢。
“怎么可能呢,我的第一次肯定是要留给你的。”曼丽姐此言一出,刘强愣住了,看来他没有想到曼丽姐还是处子之身,也就是说他没有和曼丽姐发生过关系,我松了一口气破戒眼的尤莉。
“不如现在就给我吧。”刘强的手直接放在了曼丽姐两腿间。
曼丽姐娇羞的拿开了刘强的手,说道:“等我们结婚的时候,再把第一次给你。”
刘强不肯作罢,当着我的面亲吻曼丽姐,但是到关键时刻,曼丽姐阻止了他,看来曼丽姐一定要结婚后,才愿意做那事。
这一点到让我放心了。
一个星期过后,曼丽姐的店面装修好了,她带着我去店里,我开始以为也就是个街边的小店,等到了店门口后,我吃惊不小。
这个店很大,有上下两层楼,装修很豪华,顶部是个led招牌,上面闪着红色字——曼丽养生会馆。走进店内,就闻到一股沁人心脾的香味,我的心一下子就疏松了。
曼丽姐把我领进了店里,让我坐在一边,说待会儿找人教我手艺,然后自己就去忙着打理店的七七八八的杂事了。
我在一边安静的坐着,然后打量着店里的一切,这么大一间养生馆,竟然全靠曼丽姐一个人打理,想一想,佩服的同时也觉得她特别辛苦。
坐了大概半个小时,曼丽姐终于是招呼的差不多了,走到我面前,还没有说上话,店里一个二十几岁的姑娘就脸色难看的小跑了过来,对着曼丽姐说,有人闹.事。
曼丽姐问啥情况,那个小姑娘说是一个老顾客,平时一直都是9号在照顾,今天9号没上班,6号就去顶班,然后不知道干了什么,被顾客哄了出来,现在顾客情绪很大,6号哭的稀里哗啦……
曼丽姐皱皱眉头,然后说马上就去处理,临走的时候,对着大厅里喊了一声,“你们谁带小北去逛逛这里,他眼睛看不见,你们带他熟悉一下工作环境。”说完就离开了。
我心里不由得苦笑,这曼丽姐还真的是大忙人,大事小事都是她出面去处理,怪不得每次从店里回去,会那么累。
我站起来想去逛逛,可是刚才曼丽姐没有指明哪一个人带我逛,他们谁也不愿意搭理一个新人,都在忙着手里的事情。
这样也正好,我能看得见,一个人到处看看没啥影响。
我还没有走两步路,旁边就有人冷冷的说道,“瞎子你就老实坐一会,我们都在忙,没时间带你逛。”
我指了指手里的盲棍,“没事,我不会摔倒的。”
随后就一个人在店里瞎溜达,看到了很多房间里都是正正经经的在按摩养生,也让我心里舒服一些,至少曼丽姐不是那种胡作非为的女人。
不知不觉之间走上了二楼,在走廊尽头看到一扇大门,边上竖着一个牌子写着:非工作人员禁止入内。
我想着自己也是店里的员工了,进去看看也没事,就推门走了进去。
里面是更衣室,一排排衣箱俨然有序,我来回晃荡了两圈谁说穿越好,发现更衣室的侧边还有一扇门,没有挂牌。
出于好奇心,我推开了这扇门,探身进去张望,一望瞬间懵逼了。
只见一片春色……
好几个女孩光着身子在擦拭身体,她们一丝不挂,身上泛着热气,有水珠挂在身上。
但是瞬间,我就感觉到了一阵杀气,房间里的姑娘都注意到了我,她们立刻抱胸,冷冷的看着我。
那是一种尴尬到极致的事情……
可是我是一个瞎子,我看不见,所以我这个时候不能转身离开,只能伸出盲棍,敲着地面,继续向着那群白花花的姑娘走去。
后来我知道我这种行为叫什么,叫不怕死……

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“”的文章

文章归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