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/ 全部文章 / 正文

kkxaa文化宝安多重奏:遇见福永-打铁文艺社

时间:2019年07月19日 | 作者 : admin | 分类 : 全部文章 | 浏览: 19次

文化宝安多重奏:遇见福永-打铁文艺社
2017年11月5日,打铁文艺社组织铁匠进行“宝安文化多重奏--本土文化发掘”系列采风活动第二场,走访福永街道怀德社区及凤凰社区。

怀德社区·潘氏宗祠
参加本次走访的有漫画家劲歌,作家段作文、张宇杰,诗人张伟彬、韦云岑,摄影师张海瑞、龚碧艳、李智杰、曾美珍、打铁户外团团长程桥等。

上午走访了福永街道怀德潘氏宗祠、谦吾公家塾、梅桃松三公祠、南近公家塾、凤凰文昌塔、文天祥纪念馆等,下午走访了凤凰古村、凤凰山、凤凰书院、凤岩古庙等。

去福永走走
段作文
多年前,在东莞参加一杂志笔会亚坦尼斯,幸会诗人安石榴。席间他说起福永霸情悍将,说福永是他的福地,离开好些年了,有机会一定再去走走。当时我就想,有空也去福永走走。
那些年我在龙华一工厂上班,想出趟远门不太容易。诗人光子编一份福永杂志,常来龙华走动,大家就熟了,有一年福永街道开一个文化的会,就通知了我。会上,领导讲完话,让与会者发言。坐我身边的是罗尔先生,被点名发言。他讲话不太利索,那天却讲了很多,关于底层写作啥的,自然就提到了我。他说我给他寄过稿子,有印象二位由木人。
那年头,一个工厂里的写作者能在文化会议上被人提起,似乎是一件荣幸的事,就给了人勇气,于是乎就对福永增加了好感。几年后,因工作变动我来到西乡,与福永为邻,加上那边住着不少文友,去福永的次数就多了。每次去,要么开会,要么喝茶,要么吃酒,除了室内活动,顶多就在万福广场转转,对于当地丰厚的人文景观也只是听说而已。后来去过两次凤凰,以爬山锻炼为主阿拉泰隼,一路上人山人海,也不曾留下多少记忆。
一周前接到打铁文艺社通知,说有一个户外活动,到各街道文化景点走访采风,深入挖掘宣传本土文化。把文化活动与户外活动结合起来,这本身就是一种值得推广的文化现象,我觉得有点意思,就爽快答应了。
11月初,在深圳,是真正的秋天,且周日,阳光格外好。因为住沙井,近,地铁11号线十来分钟就到了雄途全文阅读,我去得有点早,提前大半小时就到了集合点:福永怀德潘氏宗祠。
铁匠们到来之前,我先在怀德旧村走了走,想感受一下深圳古朴的气息。村子里比较安静,古榕苍翠,红花点点。宗祠的主体是重建的,在晨辉中格外显眼。重重楼宇间,三五间不同年代的老屋仍印证着福永乃至深圳的发展年轮。一位老奶奶告诉我,旧村原住民多为潘姓,不足二十户,七十来人,现大多搬去了别处,偶有留下来的,多为老人,仍念着旧。这里有宗祠,有老年人活动室,有大榕树,有老井,还非常漂亮的西门公园,老人们喜欢在公园里走走姜次郎,坐坐,晒晒太阳,看看鱼和花草。
从南近公家塾左进,穿过两条不长的小巷,便是梅桃松三公祠,然后朝南走,不足五十米,便是谦吾公家塾,再南行约五十米,便到了潘氏宗祠。西门公园位于宗祠西侧,间隔怀德醒狮训练基地和党群服务中心。党群服务中心上空国旗飘扬,室内已聚集不少老人饮茶打牌,悠闲自在的样子。公园门口的小广场上,已有老奶奶扯开场子跳起了广场舞。十九大已胜利召开,老人们乐在其中,步子看上去格外轻快,红光满面,其乐融融,神采奕奕。公园入口有座小拱桥,桥侧有条标语: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g7059。宣传标语是不锈钢做的,在朝阳中闪闪发光,特别醒目。公园中央有一大池塘,塘心有亭,亭上坐满老人、妇女和孩子。池水干净,池中有喷泉,随着音乐时而扭动,时而喷射,时而安静,倒也合了养心园的美称。
当铁匠们三三两两聚齐时,我已被怀德旧村的早晨感染了。从西门公园出来,我们先去了潘氏宗祠。宗祠坐北朝南,站在门前阶基上,福永大道的车水马龙就在眼前。一位老人坐门口木椅上,目光安详。他轻轻地点点头,等我们讲明来意才微微一笑,用极其难懂的普通话告诉我们,他早晚都会来祠堂坐坐,这里安静,光线好,适合打盹。我们原以为他是这里的管理人员。他摇摇头说年纪大了,这些事哪用老人家操心?交给年轻人了,有什么要问的,他们才清楚。老人似乎历经沧桑,说话很慢,看上去八十有余,他却说七十五刚过,之后便不再言语。我们知道,他该好好打个盹儿了。
为了不过分打扰老人休息,我们不也不说话,静静参观、拍照。后来,社区工作站特地派人带来钥匙,开门迎客,引导大家逐一参观别的景点。
离开怀德前往文天祥纪念馆时何乾梁,已近中午。文天祥纪念馆坐落于凤凰村,由文氏后裔捐资修建。纪念馆不远处,是凤凰村,这里游客络绎不绝,旧村民居、风水堂、广场景致都极具特点。听说是打铁文艺社的采风活动,不少游客都来了兴致,希望合影留念,在打铁雅集上露个脸,并跟铁匠们互加微信,成为了真正的“铁粉”。
因单位突然有事,午饭后,我未能与大伙儿同游凤凰山,美中不足。但打铁已约,说下一站或许就来沙井了,到时叫我当导游。我在沙井生活了两年,却少出去走动,看来冫冖,要当好这个导游,还得赶紧去熟悉一下路线,多到沙井走走。

张宇杰随笔
11月7日,立冬。拖了几天的感冒益加重,鼻塞,头痛头晕,发着低烧,为抵寒气又多套了二件衫,出门来,陈咏开阴冷的天气有点压抑,断续咳着,踩在地面,软绵绵的像驾着云。5日同打铁团的朋友一起到怀德新村、凤凰等地采风,程团长戏称每人都必须完成一件作品,心惶惶然,昨晚段作文佳作《到福永走走》出炉,劲歌也独创地将手绘封融入打铁户外文化,被伟彬称为超额完成采风作业kkxaa,李智杰和海瑞则是推出系列不断的光影形象,压力无形。
在怀德新村,最难忘联防员老吕。老吕在怀德新村做了十来年联防队员,年近五旬,看到我们一行人闯进村里田口淳之介,在梅桃松三公祠前扒着门缝瞅里面,很热心问要不要进去,有些失望的心情顿时鲜活起来,踩着摩托的老吕很快打开门,耐心同我们谈村里的事,回答我们的问题,在旁边静静地看着这群人东拍西照,没有一点催的意思。村里四个祠就有三个锁着门,多亏了老吕热心引导,没让我们失望而归。怀德堂里有句话,记得很清,民德归厚,老吕就是这样的人,这个古朴纯厚的村子留住了老吕,老吕也融入了这个仅有十几户人家的古村落。
其实整个采风过程,我待最久的是文天祥纪念馆,看得也很真很细。其忠肝铁胆,勤政爱民,在五坡岭被俘后,尝遍酷刑,受尽威逼利诱,已降元的宋恭帝亲自劝降夜欢凉,文天祥仍坚持君降臣不降,最终面南赴死。以今人眼光看,这样做图啥,因抗敌母亡儿死,身旁再无亲人,皇帝都降了荣耀权杖,你还硬着脖子倔个什么劲,白白送命席娟小说全集,留着命炒炒股,以其聪明智慧到大都炒炒房地产,享受荣华富贵,不失为幸福人生。当时人无法理解文天祥汪汪快乐颂,今人估计更甚,空留一座文昌塔,一座纪念馆,那比得上生前享乐更现实。世除生死再无大事,但文天祥居然连生死都置之度外,47岁从容赴死,是什么信念让他选择这样一条路,在馆中我找到了这样一句话:志士仁人,无求生以害仁,有杀身以成仁。结合文天祥在兵司马监狱写就的《正气歌》,我恍然大悟。文天祥铮铮铁骨,忠肝义胆,浩然正气,正如歌中所写“是气所磅礴,凛烈万古存”。仰望其像,感慨万千。再看凯歌拍的二张文公玉石像,高矗直冲云天,衬着长里碧空,更显文公壮烈。

立冬的深圳,没有冬雪凛冽,却笼着薄薄的秋意。窗外,绿黄相杂的树叶在风中有些摇曳。因为鼻塞,不得不大口地吸气,同时还要照顾时不时流下的鼻涕,一副有些搞笑的形象,伏案完成打铁程团交待的作业。想那写那,现唯愿低烧能杀杀体内的病毒,养浩然正气,能健康起来,继续与一道同仁打铁,欣赏铁花飞溅,延续铁匠情怀。

水调歌头·深圳凤凰山
韦云岑
昔日凤凰隐,名重凤凰山。一弯新月,璀璨光耀岭南天。中有葱茏花木,中有深幽洞壑,啼鸟自清欢。福水福盈地,旅客每流连。 更古庙,香火盛,庇民安。望烟楼下,德泽墟落瑞云环。已筑巍峨宝塔,又建堂皇书院,文脉至今传。惠政春风畅,待看启新元。

更多精彩
请往下翻





















劲歌漫画
感谢铁匠们参与采风活动并提供图文素材
本项目由宝安区宣传文化体育发展资金资助

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“”的文章

文章归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