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/ 全部文章 / 正文

kod9短篇小说︱邱高桥:《岁月无痕》之二十八“弟弟”-魅力祁东

时间:2018年10月20日 | 作者 : admin | 分类 : 全部文章 | 浏览: 19次

短篇小说︱邱高桥:《岁月无痕》之二十八“弟弟”-魅力祁东董翠婷

作者简介:邱高桥,湖南祁东人,毕业于湖南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,文学学士高永侠。中国音乐文学学会会员、中国散文学会会员,中国出版集团副主编。爱好文学、摄影、旅游,热心公益事业,著有散文集《青春无季》、小说《岁月无痕》。

岁月无痕
作者:邱高桥
二十八、弟弟
今天是研考的最后一天。当我完成最后一道题,从容地走出教室时,我如释重负,一身轻松。当天晚上,我搭乘火车从衡阳开住深圳,第二天上午九点多钟,火车终于抵达深圳站。这次来深圳主要是看望三年没有回过家的弟弟。这是一个新开发的城市。从火车站搭301经市政府、世界之窗到宝安车站尾崎八项,一路景色秀丽、花香袭人。公路两旁是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。长期呆在内地,初来深圳,感到自己恍若隔世传单病。一到宝安车站扶桑嫂,我就给弟弟打了一个拷机。弟弟是三年前独自一人来到这块神奇的土地上的,至今还没有回去过。弟弟在车站里找到我时,用有力的双手拥抱着我,泪花溢出了眼眶,“扑簌、扑簌”地掉在我的脸上、颈上庞凤仪,我的眼角也湿润了。弟弟明显地长高了ca1557。热带气候的影响,使原本肤色白晰的他涂抹上一层好看的健康的黄色。这是那个顽皮的“小淘气包”吗?这是上树捉鸟、下河洗澡,用蚯蚓吊青蛙,将家里的锁全部拆下来又装上去的弟弟吗?弟弟走路时的形态,讲话时的语调,时不时地勾起我对他儿时的回忆。这三年来,霍小红你在深圳过得好吗?带着这一问题糖水不等式,我们搭上了一辆“的士”。不久便到了他工作的地方保安看守所。当我随弟弟走进他的卧室时,才发现这里的一切都是按部队里的规定摆设的,被子一律折叠成豆腐块,看上去十分整洁。房间里很热央务鹊桥,我开始脱衣服,西装、羊毛衫、毛线裤......衬衫早已湿透。弟弟将牙膏、牙刷、洗发水、香皂和换洗的衣裤一股脑儿地放在我面前,之后提着一个偌大的塑料桶,说是去给我打热水。好大一会儿,弟弟回来了最底限渣男,双手捧着刚才提去的盛满热水的塑料桶。当我从他手里接过来时,才感到它的沉重,我感激地冲弟弟笑笑。这桶水可是弟弟从距离营部几百米的监仓里用手端来的呀!我刚考完考试,加上坐了一夜的火车,早已疲惫不堪了。等我洗完澡后aki月轮,弟弟替我找了间僻静的房间,让我休息,我迷糊糊地睡着了姜雨晨。等我醒来,弟弟刚好下班,与他一同来的是一位精瘦的保安。“吃饭去。”弟弟一边说一边递给我一张纸片,“这是一张特别通行证。”后来我才知道它的用途。因为弟弟所在的军管单位是有严格规定的,未经允许,保安、干警的家属以及探监的人员一律不准进入看守所。也不得在看守所内用餐。于是我随他们走出看守所,经过花圃,来到一家“川湘饭馆”,后来许多天kod9,我都在这里用餐。当天晚上龙蛇再起,我同弟弟聊聊了家里的情况和这三年来的变化。弟弟说:“不管我走到哪里,我始终是农民的儿子金元俊。”是呀,故乡的山山水水、一草一木,都给他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,但故乡的贫穷落后更是深深地印在他的脑海。弟弟长大了很多思浓思雨,也懂事了很多。

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“”的文章

文章归档